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徐若涛,1968年生于辽宁沈阳,1991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艺术家、导演、独立影像作者。90年代初在圆明园画家村时开始绘画以及影像创作,2000年以后将个人历史题材的绘画转变为以消极的方式再现对影像破坏和篡改的电子涂鸦的绘画风格,并举办过《弱智》、《模式识别》、《自燃》、《静电》等个展。2009年制作以文革为背景的实验长片《反刍》获得温哥华电影节龙虎奖最佳提名奖。2012年与史杰鹏、黄香合作完成影片《玉门》(台湾纪录片电影节获得亚洲首奖和华语纪录片首奖)。2012年与薛利合作完成短片《折线》。2017年完成实验纪录片《表现主义》。


 

反刍 Rumination

徐若涛/中国/2009/120分钟/彩色/汉语普通话/剧情、实验

编剧:徐若涛/主演: 邱洪峰、小五、孙向阳、杨旭、邓斌、朱雯、苗壮、蒋国远、聂孟芳、张荃禹、李鹏波、刘斌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这是一部将历史事件倒置的影片,但是人物却顺应自然规律在成长。   
一个长不大的男孩和他心目中那个自由的青年、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妇和一群红卫兵、一个告密者、一个超然物外的流浪者,他们在1966年到1976年间相遇、交叉,在情感和政治抉择间作出选择,以不同的方式对抗命运或顺应命运。   
故事在1973年发生逆转,男教师和红卫兵一行人经过跋涉进入了一座陈旧的工厂,在这里他们的革命理想已经成为遗迹,并且与一个流浪者相遇,他们用时代所特有的方式与其交流,并对时间产生疑问:难道革命刚刚开始就结束了?难道我们被伟大的时代抛弃?   
哲学的困扰并没有阻碍红卫兵们的暴力的热情,他们成功地打倒了他们的老师并将流浪者带回到1974年的物理时空。这一切都被男孩看在眼里,在影片最后他擦干脸上的血迹成长为高大的年轻人,并宣告了一个重大事件的来临。

 

导演阐述:
这部电影的根本在于运用电影叙述的手段对时间进行编码,组合成为莫须有的时空。人物带着特殊历史背景下的情绪进入这个时空,用他们所熟悉的方法、手段和政治常识作出反应,但是他们并不了解他们所处的时间线索。在剧情发展过程中,他们会对这个问题提出疑问。但是做为电影中风雨飘零的小人物,他们不会产生终极疑问,他们像1960年代的中国人一样,从运动匆忙奔向下一个运动。(节选自徐若涛《电影指数(一篇没有写完的文20章)》)
 

获奖展映: 

2009年 温哥华国际电影节 龙虎奖最佳提名奖

2009年 第四届北京独立影像展

2009年 第六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2009年 美国哈佛大学Emergent Visions独立电影系列

2010年 英国华人电影节

2010年 冰岛700IS驯鹿之地-国际实验电影节

2014年 新北市电影节



建筑考 Building Archarology

徐若涛/中国/2011/15分钟/彩色/汉语普通话/实验

编剧:徐若涛/主演: 刘艳、黄香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关于不同功用的建筑的不同的观察方法,三段式结构.

 

1.在北京怀柔区的某个艺术区我发现那里的建筑模式的基因特性,十几幢结构相似的房子矗立在山坡上,每一幢房子里有一位或者两位艺术家在里面工作,因为这个艺术区是艺术家住留项目,每年都有新的艺术家入住老的艺术家离开,所以,这里不同于在朝阳或通州的艺术家工作室那样被艺术家整理得很符合个人生活要求。每一间工作室共同的特征就是简陋和潜在的流动性,寂静的背后有种说不清的不安情绪。居住在这里的人每个人有各自的不安的心思,类似的建筑结构承载了他们的心绪,在若干个方型盒子里,他们度过这一年的乡居活。 
我的拍摄选择了工作室一楼类似客厅功能的房间,过于窄小的楼梯斜插在画面中心,左边是没有门的卫生间,右边是朝南的窗户。艺术家的生活痕迹和产品散落其中,代表流动中的他们的自我。固定视角的拍摄使短片看起来有种图片摄影的味道,又像是在一幢房子里变换的布景,其实,是拍摄的是五间不同的房,只不过它们的相互拷贝而已。
 
2.2003 年爆发的非典疫情检验了北京这座城市的应变能力,作为具体举措之一就是在昌平区小汤山镇历时 7 天建造的非典医院。医院建成后立即投入使用。非典事件结束后这座功能完备的医院被遗弃在里小汤山,一座功能完备的社会机构从此被隔绝于社会生活之外,在自然力量的攻击下,这座应急医院曾经发生的一切被野草、秋风、落雨掩埋。作为特殊时期的遗留物, 2007 年小汤山非典医院被拆除。 
我在另一座遗弃的建筑里拍摄了一段类剧情的关于小汤山非典医院的影像。2011 年的一次放映中,一个观众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我去过你拍摄的房子,那是昌平区的一个养猪场,并不是非典医院?你为什么说那里是非典医院?”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只能说我拍的不是纪录片。事实是我还不至于用养猪场讽喻什么的拙劣手段,我看中的仅仅是一座无人问津的建筑和行使着建筑功用的建筑不同。
 
3.空间承载记忆,这点毋庸置疑。影片的最后段落拍摄的是一位从某看守所出来的年轻人对那个他生活过一个月的建筑的回忆,包括空间和他的生活流程。这是关于空间和时间的议题,污浊的玻璃阻隔了叙述者的面貌和声音,但是你能够看见他听到他,在窗外一只莫名的手在模仿他手指的轨迹完成一幅建筑草图,窗外的 手不知道窗内的人在说什么,他被窗内的人控制了。而窗内的人时常被另一个提问的人牵制,那个人是 “ 我 ” ,在影片最后,叙述者试图突破这样的控制离开了画面 中心, “ 我 ” 慌张了,问了他一句话,叙述者下意识的回答: “ 没有 ” 。 “ 没有 ” 就成为这部影片的终曲。

 

获奖展映: 

2011年 第六届北京独立影像展

2011年 第八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2019年 第一回无界建筑季



折线 Broken Line

徐若涛、薛利/中国/2012/46分钟/彩色/汉语普通话/剧情实验

编剧:徐若涛、薛利/主演:小五、刘斌、徐小国、李宇光、张文彬、常乐、潘舒、潘俊峰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两个测绘员,一个警察,一对即将结婚的男女,摄影师和他的两个女助手,这些人不不安于自己的现状,又似乎无力改变。    
在一个昼夜之后,他们相遇在郊区的沙坑里,冲突过后,大家散去,只留下满身血迹的警察在那里。


导演阐述:
我们都是探讨世界表象的人作为名词的“折线”的解释:折线zhéxiàn [broken line] 多条线段首尾依次相接组成的曲折连线。用线段依次连接不在一直线上的若干个点所组成的图形。各线段称为折线的边;各点称为折线的顶点,其中第一点称为起点,最后一点称为终点。起点和终点重合的折线称为封闭折线或多边形。不相邻的两边都不相交的折线称为简单折线。如果对于简单折线的任一边所在的直线,折线其他各边都在其同侧,则称此为凸折线;否则称为凹折线。我们是在拍完影片之后才关注到它的原始解释的。影片《折线》当中有一个测量员他说过两句与题目相关的台词:“记住是直线不是折线”,“我们都是探讨世界表象的人”。测量员的工作是计算世界表象的工作,但是两个测量员并没有表现出对他们的本职工作的热爱,一个困惑于宗教,另一个奇异的性癖好让我们感到他是个敏感和乐观的人。他们的测绘光学仪器在尽其所能的情况下得出直线的最佳报告。但是,在第二天的午后,在他们的工作场所,一个荒废的沙坑里,在拍摄影片的四部摄像机的画面中,四部取景器里形成了四个透视的消失点。这是四部摄像机提供的错误图像的报告,在沙坑中出现的两个测绘员、警察、一对要结婚的男女、摄影师和他的两个女助手穿过每一个单独合理组合起来确实错误的风景中,他们的影像被割离、被重组,愤怒的故事被分解。四部摄像机和不同的镜头对同步发生的事件的摄取是这部影片所关注的一切。而在扭曲的图像之外,八个人物从他们之前的生活所带来的一切都在此消解,尽管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满足于他们之前的生活现状,又无力改变。


获奖展映: 

2012年 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

2012年 EXiN2012亚洲实验电影与录像艺术论坛



玉门  Yumen

黄香、徐若涛、史杰鹏/中国/2013/65分钟/彩色/汉语普通话/实验纪录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一段虚构的真实,无限接近而遥不可及,在混沌中,城把人丢了,人也会把城忘了。2012年春节我们三个人带着一部16毫米摄影机来到被称作“鬼城”的甘肃玉门。在这座废墟面前,导演试图以外来者的方式介入玉门这座被遗弃的城市。当三位当地的女性进入视野之后,才得以完成这部关于玉门空城、关于记忆和幻想的影片。

 

获奖展映: 

2013年 柏林电影节非竞赛单元“Forum Expanded”先锋论坛

2013年 第三届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国际影展 国际长片荣誉提名奖

2013年 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

2013年 第十届葡萄牙电影节

2013年 第八届西班牙电影节 Punto de Vista l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2013年 爱丁堡电影节

2013年 第九届北京独立电影展

2013年 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2013年 云之南纪录影像展

2013年 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2013年 EXIN亚洲实验电影与录像艺术论坛

2014年 台北国际纪录片影展 亚洲竞赛首奖、华人纪录片首奖

2014年 惠特尼双年展

2014年 德国汉堡电影节

2015年 香港独立电影节

2019年 第一回无界建筑季



表现主义 Expressionism

徐若涛/中国/2017/90分钟/彩色/汉语普通话/实验纪录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2012年6月4日,艺术家华涌在TIANANMENSQUARE用Blood在额头写上「6*4」二字,被GONGGONGANAN强行带走,他激进的行为艺术也曾招来牢狱之灾。2013年起,同是艺术家的导演跟拍他的流浪传奇,艺术与自由的价值在当代中国不断被翻搅。这一天,第三位艺术家加入这共囚一室的人性实验,真实在失控混乱中被迫现形。


获奖展映: 

2017年 柏林世界文化中心

2018年 TIDF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

2019年 要空间





编后:独立风景文献计划档案基于互联网络的资料进行搜集整理(已具备公共性,部分文献涉及访谈类文章未向相应涉及对象获取授权,如有版权方问题烦请私信公众号后台或联络文献计划小助手),本计划所有梳理档案均保持一定的客观性,真实性,(部分作品详细信息均未与相应作者核实,读者如有信息反馈,烦请评论或私信公众号后台)不代表项目小组的所持观点,独立风景项目公众号仅呈现出梳理文献的文字部分,详细视觉文本将在“独立风景文献计划”常规展览中展出。独立风景文献计划所发布的个体档案等文献均不分排名先后,根据整理时间以及相关文献的内部联系关系进行发布。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张献民:1990后中国禁片史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独立风景DLFJPROJECT):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2 — 徐若涛

人已赞赏
博客

独立风景文献计划Vol.61 — 韩涛

2020-5-11 17:33:03

博客电影评论

网盘上的导演:“让我走一走电影这条路”

2020-5-24 22:55: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