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同期录音制作,高能现场录音经验分享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师爷报告

本文作者Stuart Wilson录音师,因在电影《1917》中的出色表现,荣获第92届奥斯卡最佳音响效果奖。

 

Sam Mendes导演在2018年6月发给我一个剧本,并计划在2019年4月拍摄。通常情况下,被问及一部电影的拍摄不会提前十个月,但对于如此雄心勃勃的拍摄项目来说,这是Sam对该项目精心策划的一种考量。归根结底,这是Sam对这部电影的构想。他认为用一个连续镜头呈现这部电影将会是对该片最好的诠释。

手持频谱分析仪的Stuart录音师
 
这部电影关于一场行动,也是一场旅行。演员们将在一个连续镜头中走完他的角色任务,这给我们带来了不寻常的挑战。他们将在深沟中和建筑内外几乎完全依靠步行走完半英里远的距离。在整个过程中,摄影机将360°环绕着他们拍摄,所有设备和工作人员必须隐藏起来以防穿帮。
 
我着手从技术角度上,研究如何在不妨碍拍摄过程的前提下,实现Sam对于拾取对白、演员表演和环境声等声音方面的构想。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携带我的录音机,以纪录片的风格,跟随在摄影机后方以防穿帮,但在逐个镜头的规划时,发现:
  1. 我将在声音中添加另一组不需要的脚步声;

  2. 这么做可能并非总是可行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需要来个B计划;

  3. 为了整体编排工作的正常进行,必须让关键工作人员听到实时对白,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并且我需要让导演、摄影、Special FX、剧本主管、视频辅助等人员,听到实时的Mix缩混轨。

所以,纪录片形式的拍摄方法对于这部影片来说,是行不通的!
 

话筒员Hugh Sherlock() & Tom Fennell(右)
两位杆爷手举MS立体声话筒(Schoeps CMIT and CCM8)
来拾取士兵们位处600码长战壕(其中一段)接到命令的声音
 
Sam Mendes电影的精髓在于表演。当演员在摄影机前表演时,演员和镜头的写作、设计、排练和编排都要符合那些神奇的时刻。在这一过程中,尽可能少让他们分心,必须给演员及其角色以空间,来让他们完全沉浸在剧作环境中。如果拍摄的技术环节,妨碍或限制了演员在剧作中此时的状态发挥,那么就是不适合的这部影片的工作方式。
 

Sam Mendes导演正在和剧本主管Nicoletta Mani
以及联合作者Krysty Wilson讨论拍摄场景
 
绝大多数复杂镜头的声音覆盖问题,变得像站点安装一样。我们安装了天线网络,以在广阔范围内持续接收到演员的声音信号。我们把天线隐藏在沙袋中、树木上、战壕顶部的泥堆里和弹药箱中等等。我让服装部门帮我们做了一些和军用沙袋一样材质的袋子,把扬声器、接收机、天线等音频设备装在袋子里,并用叶子和人造草皮加以伪装。
 

用植被将无线增强天线巧妙隐藏
 
还使用了数百英尺的光缆,对于我来说这是首次尝试。效果真心不错,就是太贵了,而且很脆弱,性能也不太稳定。如果线缆接头不是很干净,就无法使用了。但你知道对于这样的戏来说,可并不容易,会下雨啊,线材会被泥土覆盖。

声音部门人员正在抖动录音用的毯子

我们所有人都将依靠无线链路,因此我必须从一开始就与摄影、视频、图传、RF射频部门商量,都将发射机调节至最低功率。将任何有关信号放大的操作环节,集中在接收器端进行。

 

在拍摄前四个月,我设法对大部分拍摄地点进行看景,因此在进行任何施工之前,我就知道哪些会对声音有益或有害。

 

这是一次非凡的合作,我很幸运与主要工作人员有过之前合作的经验。制作设计师Dennis Gassner,DOP Roger Deakins,摄影师Peter Cavaciutti,场地主管Emma Pill,以及服装设计师Jacqueline Durran和David Crossman,他们都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斯坦尼康操作员是刚加入团队的Charlie Rizek)

 

正在工作的斯坦尼康操作员Charlie Rizek

 

在与摄影及斯坦尼康团队进行拍摄准备时,我们对他们的陀螺仪的噪声做了一些优化处理,一家名为Cobham的公司为我们制造了特殊的无风扇版本的高性能微型视频发射机,这确实对现场声音的拾取有了很大改善。

 

我游说所有部门以准备使用电池供电来工作,因此我们在现场就避免了发电机所产生的噪声。

 

最终,我们确实还是需要一台发电机来为某些设备供电,但因为我希望它可以尽可能的安静,所以就舍弃了那些不必要的多余电力,这意味着这个发电机的体积可以足够小。我们发现了一款看起来很有前景的产品,是为路虎四驱越野车最新设计研发的,静音效果足够好。当我们在准备这部电影时,它正在另一部电影中使用,所以我去了那个电影剧组自己听听看,并和那个组的录音师聊了聊。我得出的结论是,只要我们将它保持在距拍摄现场至少一百码以外的地方,这个方案就是可行的。随即我就预定了这个设备的使用时间。

 

在对摄影、声音和演员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排练和“概念验证”工作后,对于我们所要面对的拍摄距离,它可以很好地完成工作。我们有能力去尝试并开发出一套适合Sam导演拍摄流程的工作方式。任何测试或彩排都是有用的。即使在演员的服装尚未定型时,在演员身上放置领夹话筒,你也会学到一些东西。

 

我必须感谢录音师Tim White和话筒员Peter Davis代表我参与了早期的彩排,并解决了许多问题。

我们对设定计划有着充足的发挥空间。我们知道摄影机将在哪里、演员将在哪里,并可以计划在哪里安装和隐藏基础设施,以便能够拾取声音,并将Mix缩混发送给参与该作品精心编排的所有工作人员。

 

Colin Firth,饰演艾琳摩尔将军

 

计划使一切成为可能,但是一旦开始,你就不能停下来,就像剧院表演,随时会发生出乎意料的事情,突然哪里出一声儿,哪里又嗡嗡响。

重要的是演员们应该尽可能地让自己身临其境,因此摄影机周围的人员必须尽量少,且腿脚麻利。一些声音部门的人员穿着军服(保持和演员服装材质一致),因此当摄影机朝他们的方向移动时,他们可以很好的融入背景。

对于这部戏,我们必须感觉到与主角之间的联系是“紧密相连”的。主要是演员的对白和喘息声。另一方面是要将镜头之外的内容扩展到辅助演员和群演中,他们都是这个故事的真实角色。我们在设备上和设备周围放置了额外的话筒,以拾取其他士兵活动的声音,并沿摄影机的轴线以立体声录音,以将声音范围扩展到镜头之外。

 

 

有一个环节,将摄影机安装在wire cam上。这些通常在体育馆中使用,在拐角处有四台大型起重机,用计算机控制绞车和发电机,以控制线缆的运动。在体育运动中,设备噪声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但对于同期录音来说,这个噪声实在是太大了。设备供应者指出,在这五分钟的戏里没有对白,所以也许这不是什么问题。我必须向他们解释,即使没有对话,仍然有演员的喘息声和许多来自不同地质表面的脚步声。喘息声与对白同等重要,因为它传达出了人物即将进入无人区的恐惧状态(影片尾声高潮前在战壕中准备冲入战场)。

 

喘息,微妙而充满细节,传达了我们的英雄正在经历的许多细节,因为他们从战壕中相对安全的地方,步入了一个裸露的恐怖无人区。他们踏进炮弹坑、被倒下的战友绊倒、朝着敌人的队伍前进,他们的喘息声传达了很多内容,让我们感受到了角色的这些体验。

 

在配音棚中很难再现这种喘息声,因为演员会刻意地试图重现和模仿那时的感觉。这样的重现无法达到现场表演的真实效果。所以我们将他们的发电机换成了尽可能最安静的发电机,并在绞车上使用了隔音板。

 

结果这成为了我最喜欢的电影镜头之一,几乎没说一个字,但它很吸引人,并且与角色的映衬得到了充分的把握。

 

George MacKay,饰演处于敌军后方的准下士Schofield

 

我不得不向男主角George MacKay致敬,因为他出色的合作精神,他不必替换现场表演时的任何对白,所有现场录音都可以使用。有一个镜头,他顺着河流在水面和水下漂流时,同时佩戴了4只无线发射机或2个腰包式录音机。无线音频信号在水中的传输非常困难,因此为避免音频缺失,也要使用腰包式录音机。

 

Stuart录音师正在录水流的音效

 

我们在一个叫做索尔兹伯里平原的地方拍摄了很多东西。这是一块由(MoD)国防部拥有的大片土地,我们已获准在此进行拍摄,感觉这是一个特殊的机会。几乎没有人住在那儿。连绵起伏的美丽乡村看上去与一百年前一样。这真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好像我们被放到了旷野中,做为一个电影摄制组,可以随意用它上演我们的故事。

 

对于声音而言,这简直太棒了,由于它由国防部控制,因此我们甚至能够设置“禁飞区”。如果有一架飞机要经过,国防部会找到它并让其改变航线绕道飞行。我嘞个去!对于录音师来说,你的白日梦成真了!

 

录音师Stuart和话筒员Hugh Sherlock

正在录一辆有100年历史的军用卡车

 

这里唯一的缺点是,我们有时能听到真实军队在“冲击区”进行实弹射击的声音。不过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很幸运,并且它对录音的影响不大。

 

Stuart录音团队在通讯车上的合影

我拥有最好的声音工作人员,是他们使得一切工作顺利进行,其中六人全职工作,最大场面那天有八个人。他们是:
Hugh Sherlock

曾是一名体操运动员,他不仅擅长和摄影一起编排拍摄内容,还擅长用缝纫机做发射机口袋包。

Tom Fennell

长期合作者,无线话筒隐藏以及和服装谈判方面的专家。

David Giles

一位录音师,他是我随时的后援力量,并接受在任何地方发送和接收无线音频信号的挑战。

Tom Wilkin

确保关键人员随时都能听到他们需要的声音。

Michael Fearon

全能灵活的助理。

Rob Piller

光纤专家,并负责维修工作。

Thomas Dornan

声音实习生,准备拥抱一个光明的未来,对所有事情吃苦耐劳。

这是我第一次与Oliver Tarney、Rachael Tate及其声音编辑团队的合作。他们充分利用了同期录音的素材,并通过声音设计工作将其升华到另一个层次。
 
与一位理解声音在表演中的力量的导演一起工作,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这样,我们就可以心领神会,事半功倍。我们讲述的是一个情感严谨的故事,而不是一般的故事。Sam导演敦促每个人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虽然当你身临其境时会感觉很难,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从技术上来讲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这种真正的协作体验让人永生难忘。
在同期录音中,我使用了丹麦DPA和德国Schoeps话筒,意大利Wisycom无线及光纤设备,瑞士Sonosax调音台,法国Aaton录音机,英国Panamic话筒杆和德国Ultrasone耳机。总体来说,这是一套在欧洲非常受认可和广泛使用的录音系统!
 

录音主系统

Aaton CantarX3 录音机
Sonosax SX-ST 调音台
Wisycom 无线 (外加2套Lectro)
DPA & Schoeps 话筒
Panamic 话筒杆
Ultrasone 耳机
Clark 天线支架
 

Stuart的录音背包
Aaton CantarX3录音机 + Cantarem推子
8个通道Wisycom无线 + 4个通道Lectro

Wisycom的无线设备太棒了。非常好的设计和制造工艺。除此之外,还有光纤链路相关的业务,高增益鲨鱼鳍增强天线(+16dB和+27dB两种)。每个接收机上都有真正的多样性功能。
 
我们将由一家名为Clark Masts的公司制造的将铝制天线杆固定在通讯车上,这是必不可少的套件,使用一堆额外的伸缩杆比将发射机功率调到250毫瓦,而把其他所有人的信号搞乱的价值更大。
 

Sonosax SX-ST调音台
 
感谢MPSAC音频技术工程师王宇菲
和MPSAC录音师张金岩的文章推荐
英文原版来自IATSE Local 695及Aaton Digital官网
并由MPSAC音频工程师张诗野翻译
 
 ~喜欢的朋友请转发支持哦~ 

公司简介

北京睿客行国际影视技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RECZING),是一家提供影视录音设备销售、租赁,技术推广、咨询、培训、录音工艺传播的一站式服务公司,旗下拥有影视录音圈技术传播及交流的自媒体平台「师爷报告 – Private Adviser Report」。同时专业从事电影、电视剧、真人秀、纪录片、广告等题材的同期录音。我们让您变得更专业!

人已赞赏
博客

《美国往事》影评——街头混混面条和小伙伴的四小时人生

2020-3-9 1:32:23

博客影评

纪录片《凶年之畔》的影评-终身民学阿丢

2020-5-7 2:46: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